“高大上”的智能汽车频现令人抓狂的隐患,原因是......-翟山鹰老师-中国文化的传承者与弘扬者

首页 > 明师动态 > 翟师说

“高大上”的智能汽车频现令人抓狂的隐患,原因是......

作者:小编 日期:2021-05-13

智能汽车正在经受一场前所未有的考验!

这场考验始于某国际智能汽车品牌的公关危机,继而引发民众对智能汽车安全问题的群体性思考。

从刹车问题到自动加速,从全球系统宕机到车辆“串车”(车主的特斯拉连上其他车主APP)等,智能车的快速发展之下,安全的阴影却如影随形,智能驾驶系统解放了我们双手的同时,又似乎为驾驶员的安全带来了全新的挑战。

智能化的困扰

其实传统车企也拥有先进的智能化技术,但为什么没有盲目冒进采用高度智能化方案呢?

翟山鹰老师分析道:传统汽车是工业文明的产物,而智能汽车是互联网文明的产物。传统汽车的各项技术已经十分成熟,基本结束了“试错”过程,整车制造几乎达到了工业文明的完美状态,因此故障率相对较低。而互联网文明虽是社会演进的方向,比工业文明效率高很多,但目前人类仍处于互联网文明的初级阶段,“试错”修正过程远没有结束。因此作为互联网文明产物的智能汽车,也避免不了试错,更容易引发安全问题。

1620894845882910.jpg

可靠性成为困扰智能车发展的拦路虎。看一组数据,现在技术水平下,一架客机约有1500万行代码,一架现代战斗机约为2500万行代码,大众PC操作系统约接近4000万行代码。而智能汽车由于电子电器网络架构非常复杂,目前约有多达150个ECU(电子控制单元)和大约1亿行代码,而到2030年,预计将超过3亿行代码。

微软的Windows操作系统,作为互联网时代最优秀技术的代表,已诞生40多年,但早些年莫名其妙的“蓝屏”依然深深困扰着普通消费者,时至今日,Windows虽趋于稳定,但仍然在持续的更新和修复漏洞bug,并且偶尔的“程序无响应”等小bug依然不可能避免。

智能汽车作为一个更复杂的互联网“新物种”,拥有复杂的电子电气架构和算法逻辑。高度集成的智能化系统、庞大的软件代码、复杂的软硬件适配带来的后果就是无法预测的软件bug漏洞和故障。此外,智能汽车还面临着传感器和电子元器件之间的电磁干扰、智能系统的黑客攻击等问题。

既要走得快,更要走得好

智能汽车和自动驾驶的发展,不仅受到云服务、网络、数据、计算机、人机界面、控制系统执行等各种技术层面的制约,还牵扯到安全、法律法规、消费者信任等诸多掣肘,因此没有任何一家公司可以独立完成自动驾驶的研发。

整车制造商、零部件制造商和技术服务开发商是智能出行的直接参与者,而政府监管部门、道路建设、信息安全企业作为生态协同参与者,共同构建一个涵盖技术创新、产业生态、基础设施、法规标准、产品监管、网络安全于一体的智能出行生态体系,才能真正推动智能汽车的健康有序发展。

以传统油车为例,汽油车的普及和全球基础道路设施的建设是离不开的。反观智能汽车,或许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便是自身技术的快速发展与落后的“配套设施”及“产业结构”之间的矛盾。

“一家公司自身的智能技术再先进,脱离了配套智能汽车行驶的智能路面系统,所谓的智能化也不过只是一个幌子而已。”翟山鹰老师表示。

1620894859227182.jpg

过度关注某一项技术的发展和对基础设施建设的忽视,是目前很多企业和地区面临的共同问题。尤其是在数字经济正式确定为国家重点发展方向之后,各地区、各企业关于数字经济的讨论就没有停止,但目前过多的企业和地方政府把眼光集中在大力发展高新技术企业方面,认为通过引进一家芯片、新能源、电商等类型的企业就能形成数字经济发展格局。

其实,对地区而言,只要实现了所有企业的数字化转型便能真正的拥抱数字经济,这样对经济的推动效果,远远比引进一家高技术企业来得更加实在也更加接地气;而对企业而言,要拥抱数字经济,不仅仅只是使用直播带货、电商平台卖货这种数字化营销方式,而更多的应该从思维、运营、企业架构、产品设计与服务等多个维度共同发力,才能真正的打造数字化的企业。

不管数字化企业还是区域数字经济发展,这都是一项系统性工程,脱离了基础设施建设,只关注某个领域最终往往难以成功,毕竟一条腿跑更容易跌倒。

作为推动中国“数字经济”基础设施建设的服务提供商,普华商业集团立足中国企业数字化转型困局,从实体经济的角度出发,经过数年研发构建了一套包含解决企业管理人员思想意识“数字化”、企业运营和发展模式“数字化”以及提供企业全面“数字化”软、硬件体系三方面内容在内的“企业数字化”全面解决方案,真正激活企业数字发展动力,目前已经为全国超20万企业提供服务。